三代人的文具盒 满满仪式感回忆

2019-09-02 10:00:36來源:天府早報編輯:王亮

轉眼又到開學季,開學也是新學年的起點,標志著孩子們在人生路上又邁進一個新台階。每逢開學前,父母都會爲孩子竭盡所能准備嶄新的文具,從用報紙給新課本包皮,用碎布拼接嶄新書包,到“拉杆箱”式的書包裏裝著新樣式筆袋……時代在進步,百姓生活越來越好,小小的文具寄托的是對孩子學業進步、茁壯成長的期盼,承載的是一代代人接力追求幸福生活的夢想。

在南京金橋廣場,顧客在一家文具店選購文具

書皮:報紙、挂曆到定制封皮

29日中午,小學開學前,在南京火車站附近的金橋廣場,熙熙攘攘的客流中,不少是帶著孩子來選購文具的家長。

來自浙江台州的施荷蓮在這裏已經做了26年的文具生意,談起開學“新裝備”的變化,她深有感觸。

“以前包書用的是報紙,條件好一點的人家用挂曆紙,再後來就有了專用的包書紙,2000年以後,塑料書皮慢慢流行起來。”她說,現在則是“量體裁衣”,“因爲廠家已經根據教材的不同規格裁好大小,家長買回去粘到書上就行。”施荷蓮說,臨近開學,家長們都會帶孩子來買文具,“這也是一種儀式感吧。”

蘇州市民張振華也記得,自己小時候最開心的就是開學前和父母一起購置“新裝備”。“以前爸媽會給我認認真真地包好書皮,然後在封面上寫下每本書的科目、班級、姓名。”張振華說,今年我的女兒也要上小學了,這些程序一樣也不能少,“時代不同了,生活變好了,雖然現在家長親自包書皮、寫封面的少了,但希望子女學有所成的心是不會變的。”

河北省臨漳縣孫陶鎮東蘆村的王仲只老人講述家裏鐵文具盒的來曆

書包:布包、雙肩包到“拉杆箱”

今年63歲的張華奎退休前在河北邯鄲中大建築機械廠工作,聽說記者要找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軍綠布包,他一口答應,回家翻箱倒櫃找了出來。

“我的第一個書包,是在1962年,上小學的頭天晚上,母親用各種顔色的碎布片拼成的。”張華奎回憶說。

而他的第一個軍綠布包,則是父親買的,“當時臭美了好久,對書包也格外愛惜,別人下雨把書包頂頭上往家跑,我把書包抱在懷裏,生怕弄濕弄髒。”

張華奎的女兒張坤是“80後”,到了她這一代,書包就以雙肩包爲主了,“那時候買雙肩包就看有多少夾層,夾層越多越好,除了放書本還能放很多其他東西。”張坤說。

對于張坤的外甥何一航而言,書包不是“背”的,而是“拉”的。“現在的孩子不需要背著重重的書包,也對他的身體發育有好處。”何一航的母親何圓圓說。

“時代不同了,書包的款式更豐富,也更考慮孩子健康成長的需要,背部3D設計、護脊分壓、立體凹槽,防止孩子背久了背部摩擦受傷,書包上還有反光條,保障孩子的出行安全等等。”何圓圓說。

文具盒:粗布、鐵盒到塑膠筆袋

“文具盒?我直到1959年讀完小學,都沒見過文具盒是什麽樣,那時候一塊老粗布既是書包,又是文具盒。”河北省臨漳縣孫陶鎮東蘆村的王仲只老人說。

他向記者展示了一張青藍色方形粗布,布的一角用繩子系著一枚方孔銅錢。課本、文具都用這塊布包起來,然後用繩子纏住,再用銅錢壓在繩子下面,防止東西掉出來。

“那時的農村學校,磚頭台上架塊木板就是桌子,屁股底下墊幾塊磚便是凳子,照明用的是白菜疙瘩做的柴油燈。”王仲只回憶,寫字用的是粗草紙,鉛筆芯很容易被劃斷,“一晌不知道要削多少次鉛筆,兩手都被鉛筆芯染得黑乎乎的。”

到了上世紀80年代,鐵皮盒成了校園裏的流行款。“那時我還是拿藥劑盒子當文具盒,做夢都想有一個真正的文具盒。”王仲只的兒子王建勇清楚地記得,自己用磁鐵在學校垃圾堆裏滾來滾去,吸到鐵釘之類的就拿去換錢,10歲的時候終于買了第一個真正的文具盒。

現在,王建勇的女兒王雨欣在東蘆小學讀二年級,她的文具盒是塑膠材質的,還帶有一個密碼鎖,如果學習累了,按一下文具盒上的按鈕,就會響起輕松的音樂。

“現在人們生活條件好了,文具盒的樣式也越來越多,孩子們幾乎每年都換新的。”王建勇說,“但好日子來之不易,我經常教育女兒,要注意勤儉節約,東西只要沒壞就堅持用。”

三代人的文具盒,见证了百姓生活从贫穷走向富裕。王仲只老人感慨地说:“现在,我们农村最漂亮最牢固的房子是学校教学楼,最幸福最快乐的是学生娃。” (据新华社)

    編輯推薦
    視覺焦點
  • 她用抖音記錄抗癌獲贊上百萬

  • 美呆了!黃龍景區“一夜白了頭”,銀裝素裹

    非遗时间到!体验“非一般” 市民:热闹得很!

    【天府周末】四川有了新“國保”

    百年望江樓公園新嘗試:24小時不打烊

    排行榜